車廂中的憤怒

 

當大家看到這個題目的時候,不知道你們會否立即猜想到我於本文中欲寫的內容呢?如果大家未能立即猜到,可以先默想一下,究竟於車廂中發生甚麼事情會使我感到憤怒呢?

其實,在這類事情上也許不只我一個人會感覺到憤怒,因為應該很多人都曾經遭遇過這些情況,究竟是甚麼事情呢?現在我便開始踏入正題了。

在車廂中最使我憤怒的是遇上一些聲如洪鐘的人在聊天。這些人不論是跟身邊的人還是電話中的朋友聊天,他們都不會壓低聲浪,依舊保持其宏亮的聲音,且口若懸河般聊個不停,完全不擔心車廂中的其他乘客聽見他的一言一語。

我遇到過不少這樣的情況,尤其是在原本一片寧靜的車廂之中。有些時候,儘管車廂中也有不少乘客,環境依然非常寧靜,有些人在打瞌睡,有些人在傾聽隨身聽,有些人在玩手提式遊戲機,有些人在冥想或發獃等等就算有人在聊天,都只是喁喁細語。

然而,寂靜的環境未能維持下去,當有新一批乘客進入車廂之後,其中或許摻雜著那些聲如洪鐘的人。在巴士上層的車廂中,這些人的聲浪可從車尾位置直傳到車首位置,坐在車廂最前面的人都能夠清晰地聽到那些人的一字一語。

我還遇過一次最厲害的情況。當時我坐在巴士上層偏後的位置,車廂下層某幾位乘客正在聊天,我的其中一隻耳朵之聽力本就比較弱,但是,竟然連我也能夠清清楚楚地聽到那幾位乘客所說的每一句話,他們所說的每一個字都清晰地傳入我的耳朵之中。

這些人於當時的心態究竟是怎樣的呢?也許他的性格豪邁奔放、我行我素,因而習慣了大聲說話,完全不懂得怎樣壓低聲浪說話;也許他會認為「事無不可對人言」,所以就「公諸同好」,讓大家藉著他的談話內容而認識他的為人,亦讓車廂中「沉悶」的氣氛得以舒緩;也許他是個好自矜誇的人,他跟朋友聊天大多都是自吹自擂,順便藉機向車廂中的乘客炫燿一下。

這一類人無分性別界限,亦沒有年齡界限,男女老少皆有。最最無奈的是你不會選擇下車來避開這些人,你只能夠默然啞忍。我試過好幾次回頭對那些人瞪眼,那些人看到我不友善的目光,但也不會作出改善,就當作沒有看到一樣,繼續大聲說話,只有非常極少數的人會因此而收歛一下。

最要命的是我的體質氣虛血弱,雖然我並不確定這是否真的有關係,但當一些青少年在車廂中大聲嘻笑之時,有時候總會有幾聲特別響亮的笑聲。即使他們早就在吵著鬧著,但那突如其來的大笑聲總會讓我嚇一跳,呼吸為之一窒,心跳亦停頓一下。

我猜想過要是我有心臟病或高血壓等毛病,定會被他們驚嚇得心臟病發作或因爆血管而中風!儘管事實上我並無這兩種毛病,但也被驚嚇得心悸、手心冒汗、呼吸不暢順等等,且不知道何時又有大笑聲,這種提心吊膽式的心驚膽顫實在是殘忍的煎熬!

有些情況是厭惡感比較強的。例如某人剛巧坐在你的附近,對方一直跟電話中的朋友大聲地聊天,當你聽到他跟電話中人說再見了,本以為可重獲寧靜,怎料那個人又再撥電話跟另一位朋友聊天。

我試過乘搭一輛長程巴士,我在深水埗上車,那個人在太子上車,剛好坐在我的後面。他在北角下車,沿途總共跟四位或以上的朋友聊天,這個掛線了便找下一個。我留意到有些人是沒空跟他聊的,他很快便又找到下一個聊天對象,一直到他下車為止依然捧著電話聊個不停。

另外一種叫我既厭惡又心驚膽顫的情況,是一個四、五人的小家庭,孩子們都是年約四歲至十歲。小孩們沿途不斷朗聲嘻笑,且忽然來幾聲尖叫,兩、三名小孩輪流地尖叫,這種情況對於我來說實在受不了。小孩子的聲音本就比較尖銳,在大笑或尖叫時更是分貝奇高,一般人也不一定受得了,更何況我的其中一隻耳朵的耳膜已經穿了一個孔,每每聽到這些尖叫聲,我的耳窩都會發痛。

小孩子不懂事,我不會責怪他們,然而身為父母的卻一直縱容。有小部份父母也會略為責罵一下兒女,叫他們別那麼吵,但大多數情況都是沒啥改善,小孩們繼續「奪命狂呼」;而大部份的父母是根本不作勸導,任由孩子們繼續「奪命狂呼」,甚至在車廂中走動,難道他們連子女們的安全都置之不顧嗎?任由他們一邊大笑尖叫一邊在行駛著的車廂中走來走去,身為父母的仍然能夠放心?

尚有一些情況是比較少發生的,且跟聲浪無關,那就是剛好坐在你後面的人是一個高個子的人。也許有不少人遇上過這種情況,因為後面那個人長得很高大,雙腿長長的,對方的膝頭不得已下只能夠緊貼著前面的椅背。

不過,對方未能安坐,狹窄的座位使他坐不舒適,因而不斷移動雙腿。可是當他移動雙腿之時便會碰撞到前方的椅背,這樣自己的背部亦會感覺到一直被人頂撞,連自己也同樣變得坐不安寧了。

然而有些情況並非這樣。那些人坐姿甚為不雅,總喜歡背部歪斜地靠著椅背,雙腿屈曲抬起雙膝並用膝蓋頂著前方的椅背。他要是一直不動還比較好,但是,這種坐姿很難一直維持不動,過不久臀部的支撐點便會下滑。這時候對方會以膝蓋用力地頂著前方的椅背借力用以撐高一點自己的上半身。

這種情況之下,坐在他前面的人就真是苦不堪言。這種坐姿不雅的人大多都是毫不在乎別人投以奇異的目光,就算你回頭瞪著他看,他可以繼續依然故我,懶得理會你的感受。

上述幾種情況,我相信大家都會經常遇到,然而,各位都大多是默然啞忍,頂多只會向對方瞪眼,絕不會出言責罵,因為大家都知道車廂中沒有警告嚴禁大聲談話,對方只要不在乎別人對自己的觀感,不在乎別人在心裡如何咒罵他,也不在乎別人投以厭惡及兇狠的目光,他便可以繼續聲如洪鐘般暢所欲言,繼續以不雅的坐姿來使你無法安坐。

我感到奇怪的是這些人並非「自由行」人士,而是道地的香港人。這些人大部份都接受過或多或少的普及教育,為甚麼仍然不懂得顧及他人感受的呢?不論其年紀是年老還是年少,難道都不懂得甚麼叫做禮貌嗎?而最叫我感到害怕的是,我終有一天會被那些尖叫而驚嚇得「死於非命」,要是真的發生這種情況,我的親屬能否代我向這些人追討賠償呢?

盼望這些人能夠學會甚麼時候用甚麼聲浪說話,因為在香港裡也有為數不少的心臟病患者或不能受到驚嚇之人士,這類患者隨時會因為你的一聲大笑或一聲尖叫而小命不保、一命嗚呼。請尊重生命,不要在車廂中喧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皚霙‧云云 的頭像
皚霙‧云云

凝眸雅苑

皚霙‧云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