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隻小小鳥


「沒有腳的小鳥」這句話大多是由男士口中說出的吧?他們不想安定下來,不想為一段感情而定停留的時候便會這麼說,不過,這次我想寫的並不是這方面的事情。男士們不想為一段感情停下來才這樣自喻,而我卻是自嘲,無可奈何地自嘲的說自己是一隻沒有腳的小鳥。

人生不過活了數個十年,回頭一看,只有近幾年來可以說得上比較穩定,回看以往走過的軌跡,可堪稱「曲折離奇」。

曾經,羽翼還沒長成的雛鳥便受盡欺凌、飽受煎熬,水深火熱的生活導致各處遷徙、居無定所,顛沛流離的困苦使到雛鳥遠離孩提之樂。恬然過度了數年光陰,本來可以繼續平靜的時光,卻在羽翼漸長之時,又再受到命運無情的壓迫,重回傷痛漫漫的苦海,過著叫苦連天的日子。

然後,這隻雛鳥在羽翼已豐的一刻便急不及待振翅高飛,無奈羽翼初長成,經驗不足,欲上青天,卻後繼無力,而且,半空中一片虛無,只有亂七八糟的氣流。沒有多少時間, 稚嫩的小鳥只好東歪西倒、搖搖欲墜的從半空落下,在樹上休息。

可是,小鳥因為歷練日淺,棲息的地方不夠安全而招來危險,只好又再孤身上路,跌跌撞撞地闖蕩, 孜孜不倦地尋尋覓覓,希望找到一個安穩的棲身之處。

那些年,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人累極了,卻又飽受失眠之苦。白天營營役役為生活奔波愁煩,晚上的時光也投放到工作上,直到深夜,想要好好休息也不行。那個時候,我也曾不斷埋怨,怎麼我所要走的路總是特別崎嶇難行?怎麼我要吃的苦那麼多?怎麼我的肩膊總是那麼沉甸甸的!

在年少的日子,嚐盡了人情冷暖、世態炎涼。一個人的孤軍作戰,為了生活而戴上面具,為著理想而披甲奮鬥,有時候良心也要作適度調節,暫隱心坎角落;尊嚴亦要像太空棉一般,隨著各種情況而適量變形,順應環境。生活啊!我常常自問,這就是人生?

小 鳥只是覺得好累、好疲乏,牠根本不想成為沒有腳的小鳥,牠只想找個溫暖的窩棲身,停止這游離浪蕩的生活。牠不想如浮萍一樣,終日漂泊無定、處處無家處處 家,牠真的好想好想安定下來,可以擁有一個「家」,一個自牠出生以來不曾擁有過的「家」,一個真真正正的、實實在在的、屬於自己的「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皚霙‧云云 的頭像
皚霙‧云云

凝眸雅苑

皚霙‧云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