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海棠與原振俠之戀 輕談情淺說愛

 

我收藏了完整的衛斯理小說系列、原振俠小說系列和非人協會系列,前兩個系列總共接近二百本小說,這兩個系列的小說,我曾經順序地重新翻看過五遍或以上,個別某些故事更多達六、七遍或以上。我也看過部份羅開系列和年輕人與公主系列的小說,所以,對於這多個系列的書中人物可謂非常熟識,尤其衛斯理與原振俠系列,其人物與故事都能夠朗朗上口。

許多年前的一次香港書展,某出版倪匡小說的出版社舉辦了一個小活動,每一位購買倪匡小說的讀者都可以填寫一張關於倪匡小說的小問卷,其中有一條題目問道:「你最喜歡倪匡筆下的哪個角色?為甚麼?」在此之前,我從未想過自己最喜歡哪個角色,由於問卷裡的這一條問題,我才會第一次去想自己最愛哪個角色。我思考了大約一分鐘,寫下了「海棠」這個名字。原因是我非常佩服她為了擺脫完全被人操控的人生,為了餘生能夠擁有真正的「自己」、活出屬於自己的人生,毅然且決然地放下心中的牽掛與執念,不在乎軀殼是何模樣,捨棄地球人的身份與外形,改造成外星生物(在地球人眼中外形非常醜陋和噁心,某些改造過程亦十分驚嚇與恐怖),最後更離開了地球。

完整看過原振俠小說系列的人,定然清楚原振俠的愛情路上出現過三位絕色佳人,她們是海棠、黃絹與瑪仙。原振俠分別跟她們三人寫出過旖旎動人的樂章,卻也譜出了悱惻纏綿的戀曲,因為沒有一個完滿的大團圓結局。我最喜愛的角色──海棠,正是原振俠的其中一位紅顏知己。海棠是一位女特務,甫誕生於世便被國家的特務組織抱回去,從小接受特務訓練,沒有自主的思想,一切以任務為重,以小說內容所描述,純粹是一個人形工具。海棠遇到了原振俠,然後愛上了原振俠,因為愛情,海棠漸漸產生了自我意識,有了「我、自己」這一個認知,開始思考甚麼是「自己的思想」,甚麼是「自己的生命」,擁有「自己」這個概念是一種怎麼樣的存在狀態,該如何去找尋「自己」呢?

海棠終於找回自己。她想要跟原振俠順利發展,必須要脫離特務組織。再者,她找到「自己」之後,已經成為一個正常人,不是人形工具了,她的腦海中、生命裡不再是只有「組織、任務」這四個字,自然不想繼續被組織操控人生,不想再為組織賣命,想要獲得自由,活出由自己掌握的人生。海棠最初的選擇是靈魂轉移到另一具軀體,她變成了另一個美女──玫瑰,在原振俠面前出現,她沒有對原振俠道出自己的身份,原振俠當然也不會想到眼前的美女正是海棠。海棠以旁觀者的身份目睹原振俠與黃絹一連數天的溫馨纏綿時光,她本來就知道原振俠還有另外一些紅顏知己,這時在親眼目睹的情況下,讓她不由得深思自己與原振俠的感情路該如何走下去。

後來,原振俠知道了玫瑰就是海棠。海棠亦已找尋到自己的親生父母了,原來她的父母親早已經改造成外星生物,海棠想見一見父母親,於是,她與原振俠一起參觀那個外星生物的駐地。海棠見到了父母親之後,立時決定自己也要改造成外星生物,這樣方可真正脫離組織的魔爪,活出自由、『「自」在』的人生。當海棠下決定之時,因為原振俠在不久之前看到過一些難以接受的畫面(外星生物改造地球人時的其中一個過程),及後見到了海棠父母親的外星生物造型(一團紫醬色類似鱆魚的外形之生物),精神負荷不了,霎時昏過去了,當他醒過來後,一切已成定局,海棠已經離開了他。

在海棠離開以後,黃絹與瑪仙亦相繼淡出了原振俠的人生。黃絹找到真愛,愛上了另外一位外星生物,瑪仙必須回到故鄉(某個星球)處理一些事情。過了一段日子之後,原振俠決定踏上星路,進行太空航行尋找瑪仙,在尋找外星生物協助期間,他重遇海棠。海棠使用外星科技將原振俠記憶中海棠的形象以立體光影形式呈現出來方便溝通,在原振俠看來,那個塑造出來的人像跟真人一樣真實,以致在溝通的過程中,原振俠一再沉迷於過去的回憶中,想要擁抱那虛幻的海棠,想要重溫昔日的美好。

海棠一直提醒原振俠,他們之間有過這樣的對話,原振俠說:「在我的記憶之中,有着全部和你歡好的記憶,是不是也可以投射出來,再重新感覺一遍?」海棠平靜地說:「的確是可以的,如果你願意在虛幻中,度過你的生命。」「你停止了這設備的操作?我倒想……再能看到你!」「你所看到的,其實全部來自你的記憶,你只要自己去想,也是一樣的。」原振俠嘆息:「總沒有那樣真實。」「你怎麼還不明白,你看到的其實全是虛幻的!你可以一次又一次地想過去的事,那些事,都在你的記憶之中。可是我不認為你一直沉醉在回憶之中,會有甚麼樂趣!」「看到你的形象,不是真的形象,聽到的聲音,是根本沒有聲音!這……」「本來就是這樣,本來──」原振俠脫口叫道:「本來無一物!」

又過了一段日子,原振俠對水紅說過了一些話:「在我的生命之中,有過許多異性。我不是浪子,浪子的心目中,只有女性的身體,沒有任何對女性的感情。而我,對生命中的每一個女性,自己都認為有感情,非但有,而且自以為對她們的感情──十分濃烈,足以和古今中外的任何愛情故事相比!可是結果怎麼樣呢?黃絹並沒有來到我的身邊,而是真心誠意地愛上了白化星人!當她表示她真正有了愛情的時候,我甚至不相信她!海棠和我,也曾有過很多快樂的時光,可是她最後還是選擇了她自己的路,主要原因,看來是她要脫離組織,可是我和她心中都明白,她是為了要脫離我。我不怪誰,甚至也不怪我自己。我天生就是這樣的人,在感情上,我甚至不敢進入愛情的領域。一直在騙自己,我做得很好,對方應該十分滿意,可是結果,原來我是徹底的失敗 !我以為很愛我的女性,一直並不愛我!」水紅回應道:「不,你錯了,她們都愛你。只是你不愛她們。」「我……不愛她們?所以她們才離開我?黃絹、海棠,甚至生命中只能有我一個男人的瑪仙,就是為了我不愛她們,才離開我?我不是不愛她們,只是我一直不懂得什麼是愛情,可是我已經開始學了!」

以上簡單敘述了海棠與原振俠之間的戀愛故事,即使沒有看過小說的人,也可以從敘述中看到這段戀愛關係的演變。海棠因為愛而找到「自己」,同是亦因為愛而學習到放下「自己」。她接受了現實,原振俠喜歡她、迷戀她,卻不是愛她。海棠或許也有些相信當中確實有愛,但是,她同時清楚原振俠並不是一個懂得「愛」為何物的人,即使二人之間有愛,也只是一種殘缺的、有缺憾的愛。她知道原振俠無法放下另外的紅顏知己,縱然她懂得諸多心計與手段(她曾經是女特務),也不欲以此逼迫原振俠,所以,她決定放手。這就是放下了「自己」的愛,只有走出「自己」,才會懂得何謂愛。直到二人在外星相遇,原振俠明明是為了尋找瑪仙而遇上海棠,卻又陷落於情感幻影之中,明知虛幻,仍渴望重溫往昔片段。這時候的海棠明顯看透了許多,她對原振俠仍然有情,還是一再提醒原振俠別再沉迷虛幻,並用心地幫助原振俠踏上尋找瑪仙之路。

最後是原振俠的心聲剖白,他不懂愛情,所以不相信黃絹擁有真正的愛情。別人離開他,他卻指責人家不愛他,卻沒有想一想,如黃絹或海棠這樣的女特務,如此既美麗又聰明的女子,明知道他處處留情,也不曾用過任何手段去逼迫他、控制他,只是默默等待,這些都是因為愛。直到她們看清了現實,不願意再浪費時間在磋跎上,才選擇離開他,甚至真正放下心中的枷鎖,懷著一顆自由的心,重新尋覓屬於自己的路。最終,原振俠承認了自己不懂得愛,至少他踏出了重要的一步──承認,然後學習。

其實,只要懂得無缺的愛,就可以免卻人生諸多的煩惱,因為所有煩惱皆由殘缺的愛而生。悲、喜、憂、思、懼、恨、妒、貪、怒、怨等等的這些情緒,都是煩惱的泉源,人生的諸多煩惱都是來自這些情緒,而這些情緒之所以產生,正是因為殘缺的愛。不論是人、事或物,所愛的失去了,悲;擁有所愛的,喜;擔心所愛的狀況,憂;想念所愛,思;害怕所愛有變,懼;因所愛之傷害,恨;因所愛或愛己而看不得別人比自己好,妒;因所愛或愛己而想要得到之欲望,貪;因所愛不從己願或因愛己而接受不了虧損,怒;因所愛或愛己而不滿現況,怨。雖然以上種種只有非常簡化的描述,但是,已經可以讓大家聯想到許多延伸出來的現實事例。

不懂得愛,以殘缺的愛來行走人生路,才會有各種各樣的煩惱,煩惱導致大幅度的情緒起伏,不單只損耗心神,更是浪費大量時間在各種煩惱間輾轉,浪費寶貴的生命在各種煩惱堆裡磋跎。無缺的愛,只有在放下「自己」的狀況下方可感受到,然後領悟到當中愛的真諦,從而享受到真愛的甜美。懂得愛的人,脫離了煩惱,自然不再有太大的情緒起伏,事事隨緣,不爭、不執著、不強求,無刻意、無看重、無欲念。這並非無情,正是因為經過了深刻細味各種情感的階段,才能夠看清了各種情感的源由,然後漸漸悟到了愛的真諦,並因為懂得愛,凡事看開了,因而享受到超脫煩惱的人生。如此一步接一步的走過來,在悟得愛的真諦以後,可以享受到真愛的甜美,可以在毫無煩惱之下自由自在地細味各種情感,又怎麼可能是一種無情的人生呢?無情的人,有可能懂得真愛嗎?

假如原振俠在外星與海棠相遇之時,他學像海棠一樣放棄地球人的身份與身軀,改造成外星生物,他就能夠獲得自由的心靈嗎?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他還沒有想通,他還不明白自己的問題,心態、心境未到那個階段,一切行為模仿都是沒有用的。小說中有過這樣的對話,原振俠在地球上的一位朋友,如海棠一樣改造成外星生物,在外星居住,他對原振俠說:「原醫生,要是你願意的話,也可以和我們一樣,過程並不複雜!」原振俠默想片刻後回答:「我想我……『六根未淨』、『塵緣未了』,一時半時之間,怕升不了天,成不了仙!」原振俠在這方面上是有自知之明的,他看得到朋友和海棠怎麼做,知道她們如何得到自由自在的人生,但他只是看到了和知道了,而不是想通了和明白了,他自知未想得通,自知行為上的模仿是沒有用的,未有那種心態,到不了那種心境,便直接道出自己心態未到而做不到的事實,而不是說出願意或不願意的回答。

願意二字,是一種可以選擇的狀態,可以做到而暫時不想做,才會出現選擇願意還是不願意的情況,他做不到,是沒有選擇的一種狀態,從根本上不存在願意與否的抉擇。再者,若然原振俠到達了那種心境,更是不會想到願意不願意這個選擇題,因為一旦達到那種心境,必然是經已想通了和明白了,即是已經達到了,既然達到了,還會出現選擇願意不願意這種思想嗎?還在想願意與否的,即是還沒想通、還不明白,因為明白就是明白,不明白就是不明白,明白與否,同樣不是能夠選擇的。正如小說裡黃絹也曾語重心詳地向原振俠解釋自己怎樣找到真愛和享受真愛的感受,但原振俠不明白就是不明白,他想不通,再怎麼解釋都無法逼使他想得通的。即使他自覺可以選擇,也就像面對海棠的立體影像一樣,要不選擇活在自己腦袋構建的虛幻幻想之中迷迷糊糊地過一生,要不選擇否定已知的事實,不相信黃絹的真愛,不相信海棠的放下,並把二人置於加害者的一方,或是認定對方的行為是不好的、是錯誤的,自我安慰後感覺良好地過一生。然而,這兩個選擇都是屬於「想不通、不明白」的一面,所以,在願意與否這個範疇裡自覺有選擇,其實還是沒有選擇,只是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挑選自欺的方式而已。

最後,祝願大家都學懂愛、享受愛,活得瀟瀟灑灑、自由自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皚霙‧云云 的頭像
皚霙‧云云

凝眸雅苑

皚霙‧云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